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何时可现神通?

发布时间:2019-11-15 10:14:18      编辑:    阅读次数:

\

神通究竟有什么作用?要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现神通呢?而又在什么情况下不可以现神通呢?翻阅经典记载,似乎并没有明确统一的规则,而是要视不同的缘起来决定吧!有关可以现神通的情况,约可归纳出以下几点:

一、比丘们自受用的游戏三昧

《增壹阿含经》卷二十九中记叙;有一天舍利弗问几个大比丘要他们各自说说“快乐之义”,其中目连就以比丘能有大神通,心得自在,随心所欲的变化、心想事成是比丘的快乐(2-711c)。可知神通是比丘在禅思中修得的游戏三昧,象征修行者自在无碍的生命风姿。

二、要以正确的智能为引导来现神通

《信佛功德经》中云:“复次我佛世尊有最胜法,谓佛世尊能以正智现大神通。”(2-169c)

三、要为教化众生,降伏外道而现神通别译《杂阿含经》卷六中云;“牟尼弟子大罗汉,有大威德具三明,得尽诸漏知他心,能现神变化群生。”(2-413a)

由上所列可知,神通游戏可以是佛弟子自受用,表现生命自在无碍的风姿。但当神通的展现要落实到对象时,就要谨慎小心,即使是佛也要以正确的智能来现神通。至于佛弟子则是证得阿罗汉具有三明六通的人,才有资格现神通来教化众生,或折服外道。

在《增壹阿含经》卷十四中记叙,佛为了度化在尼连河畔修行的大婆罗门迦叶三兄弟,以及他们的弟子一千人而现种种神通变化,迦叶并让迦叶自己觉悟到,以为自己是大阿罗具有大神通是假相;而使这一千人衷心归服,成为佛陀早期度化的弟子们(2-619b)。

另外,别译《杂阿含卷》六中又记叙了佛因为新出家的年轻比丘们,看到行头陀行的大弟子摩诃迦叶,穿着破烂褪色又垢腻脏污的僧衣,又留着长长的须发来见佛陀,都在心中对摩诃迦叶起了轻慢之心,认为他太没有出家比丘的威仪了。佛知道这些年轻比丘的心意,为了让他们明白摩诃迦叶是大修行人、是大阿罗汉,除了特别分半座要和摩诃迦叶并坐外,又赞摩诃迦叶的禅定工夫,以及各种神通变化及至漏尽通,都和佛自己一样,二人等量齐平。在这里佛特别宣说摩诃迦叶的各种神通变化,目的就在折服比丘们的轻蔑之心,也是在教化他们。

在《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三十二中记载佛陀弟子愚路比丘(又名周利盘特),刚出家时非常愚昧,连一句短偈都不能背诵,各大弟子都教不了他,后来经由佛的亲教导,愚路比丘豁然开悟证得阿罗汉。但一般民众并不知愚路比丘已开悟,仍然非常轻视他。有一次王舍城的大医生请佛及所有比丘接受斋僧供养,就特别声明愚路比丘不在受邀之列,佛为折服大医生对愚路的轻慢之心,就让愚路展现各种神通给这位大医生看,改变他对愚路比丘的观感(23-801b)。

现神通可能产生的弊病

但是即使是为折服外道,或教化群众,也不是随时处处可现神通。依经典记载,使用神通,可能会产的问题如下:

一、现神通或会招致不信者的讥嫌

《长阿含经》卷十六中记载,有一名叫坚固的长者子,请求佛陀每当有不信佛的婆罗门、居士、长者子来到僧团,希望佛陀能命令出家比丘们展现神通给对方看,以彰显佛陀教法的伟大来折服对方。但是佛陀回拒他说:“我毕竟不会教导我的弟子们专为婆罗门、长者、居士而现神通之法。我只会教导我的弟子们:要在空旷安静的地方静默思道,如果观照到自己有所功德,应当自我隐藏;如果观照到自己有所过失,就该当众发露忏悔。”,坚固长者听了佛的回答并不死心,又再三请求。佛陀依然回拒了,并告诉他:“你知道为什么吗?这是因为如果比丘现各种神通,被相信的人看见了,去向不相信的人宣传佛弟子有神通;那些不相信的人,就会露出怀疑的神情,讥嫌毁谤地说:“那还不是施用咒术的结果,那有什么真正的神通呢?”坚固我何必因为比丘现神通,而让一些人心生不快说出毁谤的恶语呢?所以我只教导弟子们专心修行,有德莫彰,有过莫隐。……并且我的神通法中,最重要的是教诫神通,就是依我的教诫努力修行,而终至四大永灭,烦恼永断,得漏尽通而解脱入涅盘。”(1-101a)

由此可知佛陀绝不会为了广招信徒而要比丘们特意为人现神通。佛也知道为人展现神通,可能产生争议,所以不可以将神通当做度化众生,广招信徒所普遍使用的方法。

二、向往神通,会把握不住修行的正确目标

《长阿含经》卷十一中记载,有一名叫善宿的比丘,一天来到佛前对佛说;“佛陀您把我当外人看待,我不要在这儿修行了。”,佛就问他说:“你为何如此说呢?”,善宿答道:“因为佛陀你不为我展现神通啊!”。于是佛就问善宿:“当初你来出家,我有这样对你说:“善宿,你来我这出家修行,我就为你展现神通”吗?而你又对我说:“佛啊!你要为我展现神通,我才要在你这出家修行”吗?”,善宿回答说:“佛啊!并没有这两种约订。”,佛于是劝抚善宿说;“善宿!若依我所说的法修清净梵行,自然能产生神通,最重要的是能离苦得乐。而你对我的法究竟想求什么呢?”善宿听了佛的劝抚还是心怀不满。尔后,在许多的机会中,佛都为善宿比丘现神通预言事情,并且一一应验了。但是善宿比丘还是不满意,还是常常说:“佛不为我展现神通。”,最后因为他没学得神通就还俗了。(1-66a)

由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知道佛是不会因为弟子向往神通,就以神通做为促使其出家的手段。反而佛告诫善宿要依佛的教法如实修行,在其中自然会产生神通力。并且为激励善宿向道,佛也在一些机缘中示现神通来安抚他,但是善宿并不满意,因为他一心想求神通却没有得到专学神通的法门,因而还俗了。由善宿的行径,我们也可看出,如果一个人专想求神通而不求解脱道,那么他很容易沉溺在对神通的追求中而永无餍足,最后迷失在对神通的向往中,完全忘怀了当初修行求道的心志。因此,市面上流行的所谓“神通开发班”、或“开天眼班”等,都是完全违背佛陀的教法的。神通绝不是拿来开班授徒的项目。

三、展现神通容易获得世人的名闻利养,而名闻利养正是障道之因。

《五分律》卷五中记叙,由于毕陵伽婆蹉比丘四处展现他的神通变化,获得许多信徒的崇敬,于是竞相以各种饮食及日用品拿到精舍来供僧,那酥油、冰糖多得吃不完到处堆着,甚至打翻弄得满地,污脏衣服床席卧具等。这些情况就引起了众人的批评:“出家人不是自言是寡欲少食的吗?怎么会囤积浪费食物呢?这是所谓追求解脱,远离生死束缚的做法吗?实在是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佛陀知道道这件事后,就规定以后不得囤积酥油、冰糖(22-30c)。

由这记载,可知展现神通很容易获得丰厚的供养,但名闻利养正是长养我执我慢的渊薮,是修道的障碍,是修行人所要戒慎恐惧的。《杂阿含经》中的一个故事,正可以反映此种情况:

有一次有位质多罗长者请众僧午斋,当他们用过午斋,徒步返回树林僧舍的中,正是暮春转夏的午后,大地闷热无风,加上午斋吃了很多酥油乳酪糖蜜等油腻浓甜的食物,有一些年长的比丘走得步履蹒跚疲态毕露,彷佛快要走不动了。这时一位年轻的比丘开口说:“今天天气太闷热,我想起一点细雨微风,不知道可不可以?”诸位长老比丘回答:“如果你能够办到,当然很好。”于是这位名叫摩诃迦的年轻比丘,就立刻进入三昧禅定中显现神通力。不久,天边果然涌起乌云,接着细雨微下,凉风习习,众长老比丘顿时觉得脚步轻盈了许多。抵达僧舍门口,摩诃迦比丘就问说:“我可以收起神通变化了吗?”,长老们回答:“可以停止。”于是摩诃迦比丘实时停止他的神通,走进他的房间,大地再度晴朗闷热。

这些景像被一路尾随来僧舍的质多罗长者给全程目睹了。他非常的震惊就走到摩诃迦比丘的房内,一再请求摩诃迦比丘为他再表演一次神通。然而摩诃迦比丘再三婉拒,并一再劝他:“长者!不用惊奇!”但是在质多罗长者的不断请求下,还是答应了。摩诃迦比丘要质多罗长者在院子中准备一堆干草木材,并把一件白色毛毯覆盖其上,他自己在室内入火光三昧,从房门的门钩孔放送火焰,一时之间所有的干木材都烧光了,但白毯却完好如初。摩诃迦比丘在质多罗长者目睹了神通表演后,又告诉他说:“长老当知,这一切的神通变化,都是由于我不放逸的修行而产生的。不放逸是修行的根本,是最终能证得无止正等正觉的根本。”但是质多罗长者并没有听进信席话,他已经对摩诃迦比丘佩服的五体投地,兴奋地对摩诃迦比丘说:“希望您长年住在此林中僧舍,我有生之年一定尽力供养您的一切饮食、生活、起居所需。”

但是摩诃迦比丘没有接受长者的供养邀请,并且由于不希望因为供养的厚利导致种种犯戒的可能,就悄悄地离开此地,不再回来(杂阿含卷二十一,2-151b)。

《增壹阿含经》卷五云:“利养心重,败人善本,令人不到安稳之处,是故诸比丘,设有养心起,便当求灭。”(2-567c)

\

由此看来,显现神通有时很容易得到名闻利养,而名闻利养正是比丘当戒之避之的。因此若有人以宣传自己有神通,来获取信徒丰厚的供养,都是不如法的行为。(信息来源:香港宝莲禅寺)

编辑:明蓝

本文链接:何时可现神通?

上一篇:优波鞠多尊者的出家因缘

下一篇:何同学的中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