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以意诠形 即心即佛--詹文魁先生的造佛像因缘

发布时间:2019-11-15 10:15:49      编辑:    阅读次数:

文/邱苾玲 (台湾)

发愿以一生来造佛像

中台禅寺恢宏的主体建筑于公元二○○一年九月一日正式落成启用。寺内二十余尊以全新意念形塑的大佛,尊尊皆改写了佛教历史艺术文化,呈现前所未有的气度与风景,无有边际的慈悯与机锋,慧心地将佛法“不可说”的世界,让瞻礼者当下领受佛性本具的真理,体悟“即心即佛”的妙境。

这位雕刻者是谁?就是民国七十四年创纪录在美国文化中心首开石雕个展的艺术家詹文魁。

学现代艺术出身的詹文魁,转为雕刻佛像是受他在艺术学院指导老师何教授的启蒙,有一次何教授雕了一尊普贤菩萨,詹文魁无意中一瞥,竟心生莫大欢喜与感动,仿佛过去生曾经见过,是那般的亲切与熟悉。那夜,他失眠了,一直在研究心生欢喜的原因。

于是想从经书中找原由,临济宗黄檗禅师的“即心即佛”一语,给了他很大的启示。他认为艺术的创作不外乎心,要研究心,一定要研究佛,而研究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从佛像入手,于是开启了他学习造佛像的因缘。

而能有这么大的福德,在千万人中被中台禅寺住持惟觉老和尚选中来雕刻中台主体佛像,又是一种怎样的因缘?

约莫民国七十四年,詹文魁参访位于万里的灵泉寺,惟觉老和尚与他谈到观音、文殊、地藏、普贤四大菩萨的悲智愿行,讲完后说:“四大菩萨领回去吧!”走出会客室,老和尚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将来盖中台时,你就回山来发心吧!”

詹文魁说,当年灵泉寺老和尚的一句话“四大菩萨领回去”,当下他就发愿要刻四大菩萨,要刻大佛,而且发愿要尽其一生,把佛像刻造好,令众生看到佛像就心生欢喜,增长自性菩提种子。 

十余年后,老和尚果然如约来找他。

工作室现法轮

发愿以一生来造佛像的詹文魁,带领着花莲石雕艺术协会艺术家们所组成的香牙苑,以三年六个月的时间完成中台主体里的二十余尊庄严佛像,短短的时间即完成二十余尊大佛,本是不可能的任务,但他们完成了!

詹文魁说,香牙苑的伙伴是理念的结合,唯有对名利看得很淡才能投入。他们完全照古法来,工作前要打坐、持斋、诵经,从选好石材开始,伙伴们便以虔诚之心早晚礼拜所雕之佛。 

试想:要一个原本我执、我见很深的艺术家放下自己,对一个没成型的形像跪拜下去,实在不容易,但香牙苑的伙伴们做到了。他们臣服于诸佛菩萨的慈悲,也臣服于老和尚的威德智慧。詹文魁说得好,臣服之后,才能让我们的心低下来,当我们的心低下来,所有一切能源、力量,才会从我们的身体流过,宇宙自然的力量也才会流经过我们。 

在短短时间内完成老和尚交付的世纪大使命,实在不可思议,但他说:“我没有刻过一刀,这些作品不属于我,我完成的是老和尚早就想好的,只是借我们的手完成佛国世界,亦如同诸佛菩萨借我的手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香牙苑从老和尚洒净开始,一连出现三个法轮,至今三年余,法轮仍清晰可见,老和尚说:“人有诚心,佛有感应。”他们的虔敬发心,果然感召龙天护法的欢喜照拂。 

詹文魁说,他很感恩有此殊胜因缘雕中台的大佛,在这过程中,伙伴们大家都成长了,心愈来愈柔软,艺术领域无形中也更开阔,这不但是生命光辉的成长,更是性命的成长。

以意诠形 即心即佛

观看詹文魁所形塑的佛像,没有一尊是可以从经书、资料中看得到的,可说完全重新造像,他一反传统“以形诠意”而采“以意诠形”,他自承受到名建筑师李祖原极大的鼓励──要为中台造百千年人家都赞叹的佛像,所以他不采台湾固有日本殖民文化下的佛像造型(脸大大、脖子短短、眼睛眯眯、体型胖胖),亦不采取大陆造型。他认为艺术创作不外乎心念,让心如佛一般宽广无边,即心即佛,你会发现,其实佛本身就具足无数的形象,只是没有被开发而已。于是,“如何重新开创台湾佛教文化”成了他心心念念的课题,他常自思惟,就整个时间、空间及历史而言,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哪里?只有往前走、朝前看!唯有跳脱经验的路径,才有可能成就不可思议的事。

“换脑袋”成了他的尚方宝剑。

他说,当我们的脑袋被自我惯性设定的时候,其实已失败了,只有不自我设定,它才能呈现无限宽广的视野。詹文魁表示,整个雕佛过程中,最快乐的不是完成佛像,而是与老和尚的过招、脑力激荡,在此中,他完完全全见识到老和尚思惟的无有边际,很多案子原本可说是异想天开,几乎不可能实现,但最后不可能都变成可能,这就是“换脑袋”的成果。

詹文魁颇有心得地表示,今天中台所有一切大大小小,皆是老和尚证量所化现出来的,很庆幸我们是和尚心中所化现出来的一颗佛的种子、菩提种子,在这个末法时节,共同成就这个道业,让正法再升起,为台湾、为中台、为整个历史的佛教志业留下千秋万世。

化现佛国新世界

甫一进入中台禅寺主体,就会遇见创意十足的四大天王,而且在中国历史佛教建筑中,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天王,十二米高喔!

之所以能这么雄伟、大气势,就是詹文魁和老和尚等众人集思广益的创举──“柱子就是天王、天王就是柱子”。詹文魁说,天王殿这么大,四根柱子巍巍然矗立着,如果能将柱子变成天王,整个挑高,则天王的气势立现,如果做成功,则无异改写了历史。 

案子定了以后,接下来要克服诸多问题,首先柱子的宽度很宽约一米二,则天王的脖子做起来会太大,大家苦思之际,只见老和尚四两拨千斤:“很简单,做四个头,一个天王,有四个天王的功德。”老和尚的脑筋急转弯,至今詹文魁仍津津乐道。

詹文魁接着表示,当初设计时,让四个天王的眼睛都朝大殿的中间看,这个“中间”,就是宇宙的中心、佛法的中心,象征由四大天王守护着!

除了天王殿,三身佛的造像也各有其意象。

詹文魁说,“法身佛”定义在“似有非有、似空非空,遍一切处,无所障碍,人人具足”,这是空相的东西,如何将空相呈现出具足相,如何将“不可说”变成一个形状,是一种功夫。几经思虑,詹文魁采透明的颜色、水晶般透澈的材质,表现法身佛似有非有、遍一切处的意象。

至于“化身佛”,詹文魁表示,化身佛是释迦牟尼佛应现在这个世间的,故其是真人示现,既是真人示现,代表它有人的性格在,具人性又具佛性,所以将之定位在“人成佛”,故在造像时,就要赋予“人”的感觉,又由于人生是彩色的,故在颜色上采用红色诠释化身佛。(此时,詹文魁幽默地表示:不知化身佛,您中意否?) 

而“报身佛”,它要诠释的是一个圆满的果报,是圆满世界所呈现出来的佛,就色彩而言,金碧辉煌最能呈现这个果报,所以赋予报身佛金色的色彩。

詹文魁说,知道三身佛的意义后,其形其状,会自然地从八识田中流露。“刻佛像,刻皮、刻肉、刻骨都简单,刻髓,就不大容易了!”而詹文魁今天要成就的就是“髓”的那个部份,他希望让众生在看到其所雕刻的佛像时,能当下重逢自性中的旧主人,打心底升起恭敬心、忏悔心,将深埋心中的菩提种子微笑升起。

一刀未刻成无相

为何能把佛像雕刻得这么剔透净然?詹文魁认为,一开始是被训练的,训练到眼睛被打开、心被打开,自然看任何东西都非常敏锐。他说,面对诸佛菩萨时,以至真的性情发露忏悔;在雕刻时,菩萨入我、我入菩萨,在那一刹那佛与我是一体的,无分无别。刻佛是为众生,其实更是为自己心中的众生做,当心中的我执放下,污染流出,则真如本性自然流露,这就是佛心。而以佛之心,造佛之像,自是无相成相,最高境界。超越一般艺术领域所探讨的至真、至善、至美,达到老和尚说的“至圣”的境界。

詹文魁说,“我的人生是为雕大佛来的”,他曾经发愿要雕大佛,认为雕大佛的心境宽拓、没有边际,而惟觉老和尚也圆满了他的愿力。他记得和尚第一次邀请他雕中台主体的佛像时,他告诉和尚,“我不为名来,亦不为利来”,而老和尚开示,“不求名,名自来;不求利,利自来,雕佛成佛”! 

\

而在整个雕佛过程中,詹文魁学习到真心发露忏悔,而那念清净无染心,成就的不就是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  

他那双刻佛的手将永不停歇,从过去、现在到未来,但在他的心念里,却没刻过一刀!既无一个刻佛之人,也无所刻之佛,一切归零。

相关链接:无上因缘不思议 (詹文魁)

\

本文链接:以意诠形 即心即佛--詹文魁先生的造佛像因缘

上一篇:会飞的鱼

下一篇:佛光童军列治文第33旅开学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