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坛经解释

六祖坛经全文及译文

发布时间:2019-02-22 20:24:50      编辑:李铭浩    阅读次数:

坛经坛经全文坛经解释


释义:第二天,韦刺史为大师设大会斋,饭后,刺史请大师登法座,自己和官僚、信众们整肃仪容后礼拜,问道:“弟子听大师说法,实在微妙难思议。现在我有疑问,望大师慈悲为我们讲解说!” 大师说:“有疑问提出来,我当讲解。”。

原文:韦公曰:“和尚所说,可不是达摩大师宗旨乎?”师曰:“是。”公曰:“弟子闻达摩初化梁武帝,帝问曰: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有何功德?达摩言,实无功德。弟子未达此理,愿和尚为说。”师曰:“实无功德。勿疑先圣之言,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设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变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

释义:刺史问:“大师所说,可是达摩祖师的宗旨?”大师答:“是的。”刺史问:“弟子听说达摩祖师当年教化梁武帝时,武帝问,朕一生建寺庙,度僧人,布施财物,广设斋会无数,有什么功德呢?达摩祖师说,没有功德。弟子不明白这个道理,望和尚为我解说。”大师说:“实在没有什么功德。你们不要怀疑先圣话!梁武帝心被不正确的认识所占据,不认识真正法性。建寺庙,度僧人,布施设斋,这只是在求福,不能把福报变成功德。因为功德在自己法身之中,而不在修福。”

原文:师又曰;“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善知识,念念无间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善知识,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是以福德与功德别。武帝不识真理,非我祖师有过。”

释义:大师又说:“能认识自性即是功,待人平等是德。每个心念不滞留,常见自己本性,真实而妙用,这是功德。内心谦虚即是功,外表有礼即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远离妄念即是德;念念不离自性是功,应用而不执着即是德。若寻功德法身,但依照这样做,才是真正功德。若真修功德之人,心里不会有轻慢之心,而常行普敬。若心中常轻慢他人,自我不断,自然不会有功;自性虚妄不实,也自然没有德;因为自大傲慢,常轻视一切缘故。善知识!清净之念从不间断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心性即是功,自修身行即是德。善知识!功德必须自性内见,而不是布施供养所能求到的,这即是福德与功德的区别。梁武帝不认识这个真理,不是我们祖师有过错。”

原文:刺史又问曰:“弟子常见僧俗,念阿弥陀佛,愿生西方。请和尚说,得生彼否,愿为破疑。”

释义:刺史又问道:“弟子常见出家、在家之人称念阿弥陀佛名号,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请和尚解说,这样能否往生西方?望大师为我破除心中疑惑!”

原文:师言:“使君善听,惠能与说。世尊在舍卫城中,说西方引化经文,分明去此不远。若论相说里数,有十万八千。即身上有十恶八邪,便是说远。说远为其下根,说近为其上智。人有两种,法无两般。迷悟有殊,见有迟疾。迷人念佛求生于彼,悟人自净其心。所以佛言,随其心净,即佛土净。”

释义:大师说:“请韦君用心听!我为你解说。佛在舍卫城中,说西方接引经文,清楚指出西方净土离此不远。若论距离,于我们有十万八千里路。即相当众生身上有十恶八邪。因为障碍,所以便说西方遥远。说远是为其下根,说近是他们是上根。人的根性虽有两种,但是佛法的道理却是一样。众生有迷悟之别,所以见性即会有早、晚不同。迷惑之人念佛求生西方,觉悟的人自净其心,所以佛说,随其自心清净,自然佛土清净。”

原文:使君,东方人,但心净即无罪,虽西方人,心不净亦有愆。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凡愚不了自性,不识身中净土,愿东愿西,悟人在处一般。所以佛言,随所住处恒安乐。使君,心地但无不善,西方去此不远。若怀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难到。今劝善知识,先除十恶,即行十万,后除八邪,乃过八千。念念见性,常行平直,到如弹指,便睹弥陀。

释义:使君,东方人,只要心清净即无罪,虽然是西方人,如果心不清净,一样有错。东方人造罪,想念佛求生到西方世界。那么西方人造了罪,念佛要求生到什么国土呢?凡夫不理解自性,不认识自己身中净土,于是发愿往生东方或西方。在觉悟人眼里,到处都是净土。所以佛说,随其所住之处常安乐。使君!只要心善,西方即离我们不远。若怀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难以到达。我劝各位善知识,首先要除去十恶,就等于行了十万里路,然后再除去八邪,即又走了八千里。念念见到自己本性,常心平行直,到西方如弹指,便见阿弥陀佛。

原文:使君,但行十善,何须更愿往生!不断十恶之心,何佛即来迎请?若悟无生顿法,见西方只在刹那。不悟念佛求生,路遥如何得达?惠能与诸人?惠能与诸人移西方如刹那间,目前便见。各愿见否?众皆顶礼云:若此处见,何须更愿往生。愿和尚慈悲,便现西方,普令得见。

释义:使君!你但常行十善,何须更求往生呢?若不断十恶之心,什么佛来迎请你?若能了悟不生不灭顿教法,见西方只在剎那。不悟而念佛,求生西方路途遥远,如何能够到达?我为各位把西方移到这里,如刹那间,眼下便能见到。大家愿见西方净土否? 大众同向大师顶礼说:“如果能够在这里见到西方,又何必再去另求往生?望和尚慈悲,现在示现西方,让大家都能见到!”

原文:师言:“大众,世人自色身是城,眼耳鼻舌是门。外有五门,内有意门。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存,性去王无。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心坏。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慈悲即是观音,喜舍名为势至,能净即释迦,平直即弥陀。人我是须弥,邪心是海水,烦恼是波浪,毒害是恶龙,虚妄是鬼神,尘劳是鱼鳖,贪嗔是地狱。愚痴是畜生。”

释义:大师说:“各位!世间人的身体就像一座城,眼、耳、鼻、舌好比是门。外有五座门,内有一座意门。心是土地,性是国王。王住心地上。性在王存,性去王无。自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心坏。作佛须向自性中求,莫向身外求作佛!自性若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心存慈悲自身即是观音菩萨,能喜舍即是大势至菩萨,能净化身心即是释迦佛,心地平直自身即是阿弥陀佛。心中分别人与我等于修建了一座障碍自己的大山,不正确的思想是汹涌大海,烦恼即是翻滚的波浪,心存不善即是凶猛恶龙,虚妄即是扰人的鬼神,尘劳是鱼鳖,贪心、瞋心,即等于为自己造下了地狱。愚痴不悟是畜生。”

原文:“善知识,常行十善,天堂便至。除人我,须弥倒,去邪心,海水竭,烦恼无,波浪灭,毒害忘,鱼龙绝,自心地上觉性如来,放大光明,外照六门清净,能破六欲诸天;自性内照,三毒即除,地狱等罪,一时消灭。内外明彻,不异西方,不作此修,如何到彼。”大众闻说,了然见性,悉皆礼拜,俱叹善哉。唱言:“普愿法界众生,闻者一时悟解。”师言:“善知识,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在家能行,如东方人心善。在寺不修,如西方人心恶,但心清净,即是自性西方。

释义:“善知识!你常修十善,天堂便到。除去人我之心,须弥山便会崩倒;取掉不正确的思想,海水就会枯竭;烦恼不生,波浪即会平息;断除恶念,鱼龙便会灭绝。这时自己心地上的真如觉性,即会大放光明,外照六门清净无染,能破六欲;自性内照,即能消除贪、瞋、痴三毒,地狱等罪,一时消灭。如此内外光明澄彻,无异于西方。若不这样修行,如何能到西方极乐世界?大家听了开示,洞然各见自性,于是向六祖顶礼,同声赞叹:好极了!又唱道:“普愿法界一切众生,听闻的人都能马上觉悟。”大师说:“善知识!如果要想修行,在家也能成功,不一定非要出家。在家人如果能够依此修行,即如东方人心善。出家人不照此修行,即如西方人心恶。只要自心清净即是自性西方。”

原文:韦公又问:“在家如何修行,愿为教授。”师言:“吾与大众说《无相颂》,但依此修,常与吾同处无别。若不依此修,剃发出家,于道何益。”颂曰:

释义:韦刺史又问:“在家人如何修行?愿和尚开示!”大师说:“我为大家说一首无相颂,只要依此修行,即像与我同在一处没有区别。若不这样修行,即使剃发出家,于修道上又有何用?”偈说:

心平何劳持戒, 行直何用修禅。 恩则孝养父母, 义则上下相怜。

让则尊卑和睦, 忍则众恶无喧。 若能钻木取火, 淤泥定生红莲。

苦口的是良药, 逆耳必是忠言。 改过必生智慧, 护短心内非贤。

日用常行饶益, 成道非由施钱。 菩提只向心觅, 何劳向外求玄。

听说依此修行, 天堂只在目前。

原文:师复曰:“善知识,总须依偈修行,见取自性,直成佛道。法不相待,众人且散,吾归曹溪。众若有疑,却来相问。时刺史官僚,在会善男信女,各得开悟,信受奉行。

释义:大师又说:“善知识!大家要依此偈修行,认识自性,善用直心最终成就佛道。佛法对待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大家且散,我回曹溪去了,若有疑问,可到曹溪来问我。”当时,韦刺史、官员以及在法会中听讲的善男信女们,各自都心开意解,信受不疑,决心实践。

定慧品第四

原文:师示众云:“善知识,我此法门,以定慧为本。大众勿迷言,定慧别。定慧一体,不是二,定是慧体,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若识此义,即是定慧等学。诸学道人,莫言先定发慧,先慧发定各别。作此见者,法有二相。口说善语,心中不善,空有定慧,定慧不等。若心口俱善,内外一如,定慧即等。自悟修行,不在于诤。若诤先后,即同迷人。不断胜负,却增我法,不离四相。善知识,定慧犹如何等?犹如灯光。有灯即光,无灯即暗。灯是光之体,光是灯之用。名虽有二,体本同一。此定慧法,亦复如是。”

释义:大师告大众说:“善知识!我此法门,是以定慧为根本。大家不要认为定慧有区别。定和慧是一体,不是两个。定是慧的体,慧是定的用。在慧的时候定在慧中,在定的时候慧也即在定中。若明白这个道理,即是定慧学问。各位修道人,不要说先定才能发慧,或先慧才能到定。这种理解。是将一个概念理解成了二种认识。若口中说善语,心却没有善念,空有定慧理论,定慧即不相一致。若心与口俱善,内与外一样,定和慧即一致了。自己觉悟自己修行,不在诤辩。若争论先后,即和痴迷之人一样。若不断胜负心,必增执着,即不能看空。善知识!定慧像什么呢?如灯光,有了灯即有光,没有灯即暗。灯是光的体,光是灯的用。名称虽然有两个,体性本是一样。此定慧法,也是如此。”

原文:师示众云:“善知识,一行三昧者,于一切处,行住坐卧,常行一直心是也。《净名经》云:‘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莫心行谄曲,口但说直,口说一行三昧,不行直心。但行直心,于一切法,勿有执著,迷人著法相,执一行三昧,直言‘常坐不动,妄不起心,即是一行三昧’。作此解者,即同无情,却是障道因缘。”

释义:大师告大众说:“善知识!一行三昧者,即是在一切地方,无论行、住、坐、卧,是常用一直心的意思。净名经说:‘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不要行为用的是谄心和曲心;口中说的是直,口说一行三昧,实际却用的是谄心和曲心。但用直心,于一切事物不执着。愚迷的人执着法相,执着一行三昧,口说坐不动,不起妄心,即是一行三昧。如此见解之人,如同没有情识的木石一样,正是障碍修道因缘。”

原文:师示众云:“善知识,道须通流,何以却滞?心不住法,道即通流,心若住法,名为自缚。若言常坐不动是,只如舍利弗,宴坐林中,却被维摩诘诃。善知识,又有人教坐,看心观静,不动不起,从此置功。迷人不会,便执成颠,如此者众。如是相教,故知大错。”

释义:师示众云:“善知识!道要通流,为何反生滞碍?心不执着,道即通流,心若执着,即叫作茧自缚。如果说常坐不动即是,即像舍利弗,在林中静坐,却被维摩诘诃斥。善知识!又有人教人静坐,看心观静,让自己心念不动不起,认为这样即是在下功夫。愚迷之人不会,便因此执着反成颠倒,像这样的人很多。如此教导,是极大错误。”

原文:师示众云:“善知识,本来正教,无有顿渐,人性自有利钝,迷人渐修,悟人顿契。自识本心,自见本性,即无差别,所以立顿渐之假名。善知识,我此法门,从上以来,先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无相者,于相而离相,无念者,于念而无念,无住者,人之本性。于世间善恶好丑,乃至冤之与亲,言语触刺欺争之时,并将为空,不思酬害。念念之中,不思前境。若前念今念后念,念念相续不断,名为系缚。于诸法上,念念不住,即无缚也。此是以无住为本。”

释义:大师说:“善知识!本来正确的教育,是没有顿渐之分,只因人的根性有利钝差异。愚迷的人渐次修行,聪明人顿然契悟。若能自识本心,见自本性,即没有差别。所以立顿渐假名。善知识!我此法门,从祖师以来,先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无相者,即是面对各种事物而不受干扰,无念者,即是心中有念头而不执着于念头,无住者,是人的本性。对于世间的善、恶、好、丑,乃至冤家至亲,言语的冒犯、讽刺,或欺凌纷争的时候,都把这些不放在心上,不想报复。每个念头,不回忆以前的事情。如果以前的念头,现在的念头,将来的念头,一个想法连着下一个想法从不间断,即叫系缚。对于一切事情,不执着,即是没有系缚。这即是以无住为本。”

原文:善知识,外离一切相,名为无相。能离于相,则法体清净。此是以无相为体。善知识,于诸境上,心不染,日无念,于自念上。常离诸境,不于境上生心。若只百物不思,念尽除却,一念绝即死,别处受生,是为大错。学道者思之,若不识法意,自错犹可,更劝他人。自迷不见,又谤佛经。所以立无念为宗。

释义:善知识!外离一切相,即叫无相。能离执着,则自性清净。这即是以无相为体。善知识!于一切事情,心不执着是无念,于自心上。常离执着,心念不受干扰。若只是把遇到任何事情不加思考,使念头断绝,这样的认识即和人死了没有区别。一样还要到别处去受生轮回,这是极大错误。学道人应该认真思考。如果不识佛法,自己错了还罢,却又再误导他人。自己愚迷不见真理,又毁谤佛经。所以要立无念为宗。

原文:善知识,云何立无念为宗?只缘口说见性,迷人于境上有念,念上便起邪见。一切尘劳妄想,从此而生。自性本无一法可得。若有所得,妄说祸福,即是尘劳邪见。故此法门立无念为宗。善知识,无者无何事?念者念何物?无者无二相,无诸尘劳之心。念者,念真如本性。真如即是念之体,念即是真如之用。真如自性起念,非眼耳鼻舌能念。真如有性,所以起念。真如若无,眼耳鼻舌当时即坏。善知识,真如自性起念,六根虽有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真性常自在。故经云:“能善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

释义:善知识!为何立无念为宗呢?只因为那些口头说见性而心犹执迷的人,在外境上仍有所念,有所念就会起邪见,一切尘劳妄想就从此产生。菩提自性本无一法可得,如果以为有所得而妄说祸福,这就是尘劳邪见。所以这个法门要建立无念为宗。善知识!所谓无,无的是甚么事呢?所谓念,念的是甚么东西呢?所谓无,就是无差别相,无一切妄见尘劳的心;所谓念,就是念真如自性。真如就是念的体,念就是真如的用。真如自性能起念,不是眼耳鼻舌等器官能念。真如本有自性,所以能随缘起念;真如如果没有自性,眼色耳声当下就会消失散坏。善知识!真如自性随缘起念时,六根虽然有见闻觉知,但是真如自性不会染着万境而能恒常自在。所以《净名经》说:‘善能分别一切法相,于第一义谛如如不动。’”

坐禅品第五

原文:师示众云:“此门坐禅,元不著心,亦不著净,亦不是不动。若言著心,心原是妄,知心如幻,故无所著也。若言著净,人性本净,由妄念故,盖覆真如。但无妄想,性自清净。起心著净,却生净妄。妄无处所,著者是妄。净无形相,却立净相,言是工夫。作此见者,障自本性,却被净缚。善知识,若修不动者,但见一切人时,不见人之是非善恶过患,即是自性不动。善知识,迷人身虽不动,开口便说他人是非长短好恶,与道违背。若著心著净,即障道也。”

释义:大师开示说:“此法门坐禅,本不求心,也不求净,也不是不动。若说求心,心本身是虚妄,当知心如虚幻。所以不应求这个虚妄之相。若说求净,人的自性本来清净,只因有了妄念,所以覆盖了真如自性。但离妄想,本性自然清净。若起心求净,却又生出“求净”的妄想。妄想无固定地方,起心动念即是妄想。“净”原无形相,却又立出了“净”的形相,还说这是工夫。做这样理解,会障蔽自己本性,还被“净相”所缠缚。善知识!要修不动者,但见一切人时,不见他人的是非、善恶、和错误,即是自性不动。善知识!愚迷的人身体虽然不动,却开口便说他人的是非、长短、好坏,这即与修道相违背。如果求心、求净,即会障碍自己修道。”

原文:师示众云:“善知识,何名‘坐禅’?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善知识,何名‘禅定’?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外若著相,内心即乱,外若离相,心即不乱。本性自净自定,只为见境思境即乱。若见诸境心不乱者,是真定也。善知识,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净名经》云:‘即时豁然还得本心。’《菩萨戒经》云:‘我本性元自清净’。善知识,于念念中,自见本性清净。自修自行,自成佛道。”

释义:大师开示说:“善知识!什么是‘坐禅’?此法门中,无有障碍,外对一切善恶境界,不起念头,即是坐,内见自性不动,即是禅。善知识!什么是‘禅定’?外离一切相是禅,内心不乱是定。若外着相,内心即乱,若外离一切相,内心即不乱。本性自然自净自定,只因见境思境所以才会心乱。若见一切事物而内心不乱的人,才是真定。善知识!外离相即是禅,内心不乱即是定。外禅内定,即是禅定。《净名经》云:‘即时豁然还得本心’。《菩萨戒经》说:“我的本性原本清净。”善知识!在念念之中,见自己的本性清净,精进实践,自然能够成就佛道。”

忏悔品第六

原文:时,大师见广韶洎四方士庶,骈集山中听法,于是升座告众曰:“来,诸善知识,此事须从自性中起,于一切时,念念自净其心,自修其行,见自己法身,见自心佛,自度自戒,始得不假到此。既从远来,一会于此,皆共有缘。今可各各胡跪,先为传自性五分法身香,次授无相忏悔。众胡跪。”

释义:那时,大师看到广州、韶州以及四方学者、庶民都来山中听闻佛法,于是上法座告大众说:“各位善知识!修行必须要从自性中做起。在任何时候,念念都能清净自心,努力实践,见自己法身、见自己佛性,始终自己度自己、自己持戒才能得到,不枉此行。大家远道而来,同在此聚会,都是有缘人。现在请各位就地胡跪,我先为你们传授自性五分法身香,再传无相忏悔。大众依言各自胡跪。”

原文:师曰:“一戒香,即自心中无非无恶,无嫉妒,无贪嗔,无劫害,名戒香。二定香,即睹诸善恶境相,自心不乱,名定香。三慧香,自心无碍,常以智慧观照自性,不造诸恶,虽修众善,心不执著,敬上念下,矜恤孤贫,名慧香。四解脱香,即自心无所攀缘,不思善,不思恶,自在无碍,名解脱香。五解脱知见香,自心既无所攀缘善恶,不可沉空守寂,即须广学多闻,识自本心,达诸佛理,和光接物,无我无人,直至菩提,真性不易,名解脱知见香。”

释义:大师说:“一是戒香,即是自己心中没有是非、善恶,没有嫉妒心,没有贪婪、急躁心,没有不善心,这即叫作戒香。二是定香,即是看到一切善恶事物,自心不乱,这即叫作定香。三是慧香,即是自心没有障碍,常以智慧观照自己本性,不造一切恶,虽修各种善,心不执着。尊长爱幼,怜悯孤苦救济贫穷,这即是慧香。四是解脱香,即是自心不攀缘一切,不思善,也不思恶,身心自在没有执着,这即是解脱香。五是解脱知见香,即自心对于善恶都不攀缘,也不求空求静不加思考。应广学多闻,认识本心,通达佛法义理,待人要谦虚和善,做到无我无人,直到菩提,真如自性不变,这即是解脱知见香。”

原文:善知识,此香各自内熏,莫向外觅。今与汝等授无相忏悔,灭三世罪,令得三业清净。善知识,各随我语一时道:‘弟子等,从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愚迷染,从前所有恶业愚迷等罪,悉皆忏悔,愿一时消灭,永不复起。’善知识,以上是为无相忏悔。云何名忏?云何名悔?忏者忏其前愆。从前所有恶业,愚迷、骄狂、嫉妒等罪,悉皆尽忏,永不复起,是名为忏。悔者,悔其后过,从今以后,所有恶业,愚迷、骄狂、嫉妒等罪,今已觉悟,悉皆永断,更不复作,是名为悔,故称忏悔。凡夫愚迷,只知忏其前愆,不知悔其后过。以不悔故,前罪不灭,后过又生。前罪即不灭,后过复又生,何名忏悔?

释义:善知识!此香需向内用功,不要离心向外寻求。现在我为你们传授无相忏悔,灭除三世罪业,使身、口、意三业清净。善知识!大家一起随我念: ‘弟子等,从前念、现在念、一直到后念,念念都不被愚迷所污染,以前所作一切恶业以及愚迷等罪,现在全部忏悔,誓愿从此消除灭尽,永远不再生起’。善知识!以上说的即是无相忏悔。什么叫作忏?什么叫作悔?忏就是忏自己以前所犯错误,从前所作的一切恶业、愚迷、憍狂、嫉妒等罪,现在全部反省,今后永不再犯,这就是忏。悔即是警惕以后可能会再犯错误,从今以后,所有恶业、愚迷、憍狂、嫉妒等罪,现在已经觉悟,全部永断,永不重犯,这就是悔。所以称忏悔。凡夫愚迷,只知道反省自己以前所犯错误,不知道警惕以后的错误再犯。是因不知悔改原因,所以从前罪业未能灭除,以后错误又重生。即然以前的罪业不能灭除,后来的错误又再生起,还谈什么忏悔?

原文:善知识,即忏悔已,与善知识发四弘誓愿,各须用心正听:“自心众生无边誓愿度!自心烦恼无边誓愿断!自性法门无尽誓愿学!自性无上佛道誓愿成”!

释义:善知识!无相忏悔传授完了,再给你们讲四弘誓愿,大家用心谛听:“自心众生无边我誓愿度!自心的烦恼无边我誓愿断!自性里的法门无量我誓愿修学!自性佛道无上我誓愿成!”

原文:善知识,大家岂不道‘众生无边誓愿度’?恁么道,且不是惠能度。善知识,心中众生,所谓邪迷心,狂妄心,不善心,嫉妒心,恶毒心,如是等心,尽是众生。各须自性自度,是名真度。

释义:善知识!大家不是都说“众生无边誓愿度?”凭什么说,是慧能来度你们。善知识,其实心中众生,即是自己的邪迷心、诳妄心、不善心、嫉妒心、恶毒心,如是等等不善之心,都是自己心中的众生,众生必须改变自己错误心态,才是真度。

原文:何名自性自度?即自心中邪见烦恼愚痴众生。将正见度。既有正见。使般若智打破愚痴迷妄众生。各各自度。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如是度者。名为真度。


本文链接:六祖坛经全文及译文

上一篇:六祖坛经讲的是什么

下一篇:六祖坛经全文注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