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坛经解释

六祖坛经全文及译文

发布时间:2019-02-22 20:24:50      编辑:李铭浩    阅读次数:

坛经坛经全文坛经解释


释义:什么是自性自度?即是自己心中的邪见、烦恼、愚痴等众生,用正确思想来解决。即然有了正确的认识,即能用般若智慧打破自心中愚痴、迷妄众生,使它们各各自度。邪时用正度,迷惑时用觉悟度,愚痴时用智慧度,恶用善度,这样度自己心中众生,即是真度。

原文:又烦恼无边誓愿断。将自性般若智,除却虚妄思想心是也。又法门无尽誓愿学。须自见性。常行正法。是名真学。又无上佛道誓愿成,既常能下心,行于真正。离迷离觉,常生般若。除真除妄。即见佛性。即言下佛道成。常念修行是愿力法。

释义:还有烦恼无尽誓愿断。需用自性般若智慧,除去虚妄思想。还有法门无量誓愿学,必须见自本性。常用正确方法,这才是真学。还有无上佛道誓愿成,需常下决心,用正确方法指导自己行为。远离迷妄不执着觉悟。内心常生般若智慧,真妄俱除,即能见到自己佛性,也即能当下悟道成佛。坚持不断这样修行即是发心立愿方法。

原文:善知识,今发四弘愿了,更与善知识授无相三皈依戒。善知识,皈依觉,两足尊,皈依正,离欲尊,皈依净,众中尊。从今日起,称觉为师,更不皈依邪魔外道。以自性三宝,常自证明。劝善知识,皈依自性三宝。佛者觉也,法者正也,僧者净也。自心皈依觉,邪迷不生,少欲知足,能离财色,名两足尊。自心皈依正,念念无邪见,以无邪见故,即无人我贡高、贪爱、执著,名离欲尊。自心归依净,一切尘劳爱欲境界,自性皆不染著,名众中尊。若修此行,是自皈依。凡夫不会,从日至夜,受三皈戒,若然皈依佛,佛在何处,若不见佛,凭何所皈,言却成妄。

释义:善知识!现在已经发四弘誓愿了,再给各位善知识传授无相三归依戒。善知识!归依觉,就是福慧具足的至尊;归依正,就是远离尘欲的至尊;归依净,就是众生敬重的至尊。从今以后,应当称觉者为本师,再也不去归依其它邪魔外道,常常以自性的佛法僧三宝来为自己证明。奉劝各位善知识,要归依自性三宝:所谓佛, 就是觉者;所谓法,就是正;所谓僧,就是清净。自心归依觉,则邪迷之念不生,少欲知足而能远离财色,所以叫作福慧具足的至尊。自心归依正,念念都无邪见,因为没有邪见的原故,就没有人我、高傲、贪爱等执着,所以叫作远离尘欲的至尊。自心归依净,在一切尘劳爱欲的境界中,自性都不被染着,所以叫作众生敬重的 至尊。如果能如此修行,就是自性归依。一般凡夫不能理解无相归依,所以从早到晚求受形式上的三归依戒;如果说归依佛,佛在那里呢?如果见不到佛,凭借甚么来作为自己归依的对象呢?所以说归依佛反成为虚妄。

原文:善知识,各自观察,莫错用心,经文分明言自皈依佛,不言皈依他佛,自佛不皈,无所依处,今既自悟,各须皈依自心三宝,内调心性,外敬他人,是自皈依也。

释义:善知识!你们要自己去体会观察,不要错用心思!经文上分明说自归依佛,不说归依他佛。自性佛不归,即没有所归依处。现在即然已经自己理解,你们必须各自归依自性三宝。向内要善调自己心性,向外要恭敬他人,这即是自归依。

原文:善知识,既皈依自三宝竟,各各志心,吾与说“一体三身自性佛”。令汝等见三身,了然自悟自性。总随我道:‘于自色身皈依清净法身佛,于自色身皈依千百亿化身佛,于自色身皈依圆满报身佛’。

释义:善知识!即然已经归依自性三宝了,各位再专心谛听!我为你们再说“一体三身自性佛”,使你们都能见到自性三身,明白理解自己的真如自性。大家跟随我念:“在自己的色身中归依清净法身佛,在自己的色身中归依千百亿化身佛,在自己的色身中归依圆满报身佛。”

原文:善知识,色身是舍宅,不可言皈,向者三身佛在自性中,世人总有,为自心迷,不见内性,外觅三身如来,不见自性中有三身佛。汝等听说,令汝等于自身中见自性有三身佛。此三身佛,从自性生,不从外得。

释义:善知识,色身如我们自己的住宅,不可说归依。刚才所说的三身佛,都在我们的自性之中,世间上每个人本都具有。只因自己的心性被妄想覆盖,不能认识自己内在自性,而总是向外去寻觅三身如来,却看不见自性中的三身佛。你们听我说,能使你们在自身中,见到自性所具有的三身佛。这三身佛,是从自性中产生,不是从外面得到。

原文:何名清净法身佛。世人性本清净,万法从自性生。思量一切恶事,即生恶行,思量一切善事,即生善行。如是诸法在自性中。如天常清,日月常明,为浮云盖覆,上明下暗,忽遇风吹云散,上下俱明,万象皆现,世人心常浮游,如彼天云。

释义:什么是清净法身佛?世人自性本来清净,万法都由自性而生。如果自己思量一切恶事,便会产生恶的行为;如果心中思量一切善事,便会产生善的行为。这样一切法在自性中。如同天空清明、日月明亮,只因被浮云遮盖,云上明亮云下昏暗,忽然一阵风来把浮云吹散,这时候天空上下全明,万象都会显现出来。世人心性经常浮游不定,如同天空浮云一样。

原文:善知识,智如日,慧如月,智慧常明。于外著境,被妄念浮云盖覆自性,不得明朗。若遇善知识,闻真正法,自除迷妄,内外明彻。于自性中,万法皆现。见性之人,亦复如是,此名清净法身佛。

释义:善知识,智如同太阳,慧如月亮,智慧如日月常明。向外执着尘境,既会被妄念的浮云遮盖自性,自性不能明朗。如果能遇到善知识,听闻佛法真理,自己能除去心中的迷惑妄想,内外即会光明澄彻,在自性中,万法显现。见性之人,也是如此。这即是清净法身佛。

原文:善知识,自心皈依自性,是皈依真佛。自皈依者,除却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谄曲心,吾我心,诳妄心,轻人心,慢他心,邪见心,贡高心,及一切时中不善之行。常见自己过,不说他人好恶,是自皈依,常须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见性通达,更无滞碍,是自皈依。

释义:善知识,自心归依自己本性,即是归依自心真佛。自归依者,除去自性中的不善心、嫉妒心、谄曲心、吾我心、诳妄心、轻人心、慢他心、邪见心、贡高心,以及任何时间不善行为。经常反省自己过失,不说别人好坏是非,这即是自归依。常怀谦下心,普遍对人恭敬,即是见性通达,没有滞碍,这是自归依。

原文:何名千百亿化身,若不思万法,性本如空,一念思量,名为变化。思量恶事,化为地狱,思量善事,化为天堂。毒害化为龙蛇,慈悲化为菩萨,智慧化为上界,愚痴化为下方,自性变化甚多,迷人不能省觉。念念起恶,常行恶道,因一念善,智慧即生,此名自性化身佛。

释义:什么是千百亿化身呢?如果不思一切,自性本如空。如果一念思量,即为变化。思量恶事,自心即变为地狱;思量善事,自心即变为天堂。有毒害之念变为龙蛇,有慈悲之念变为菩萨,有智慧心即变为上界诸天,自性愚痴变化为下方三途。自性变化非常多,愚迷的人不能反省察觉,常怀恶念,即会在恶道中行走。若能转恶为善,智慧即生,这即是自性化身佛。

原文:何名圆满报身,譬如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莫思向前,已过不可得,常思于后,念念圆明,自见本性。善恶虽殊,本性无二。无二之性,名为实性。于实性中,不染善恶,此名圆满报身佛。自性起一念恶,灭万劫善因,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恶尽。直至无上菩提。念念自见,不失本念,名为报身。

释义:甚么叫做圆满报身呢?譬如一灯能破除千年的黑暗,一智能灭除万年的愚痴。不要经常回想以前的事,已经过去的事不可复得,要常思量以后的行为,念念圆明,自然能见到自心本性。善与恶虽然不同,但是本性并没有两样,这无二之性,就叫作实性。在实性中,善恶无染,这就叫作圆满报身佛。自性若起一念之恶,便能消灭万劫以来所修的善因;自性若起一念之善,便可灭尽多如恒河沙的恶业。从初发心一直到成就无上菩提,念念之间自见本性,不失正念,这就叫作报身。

原文:善知识,从法身思量,即是化身佛,念念自性自见,即是报身佛,自悟自修,自性功德,是真皈依,皮肉是色身,色身是宅舍,不言皈依也。但悟自性三身,即识自性佛。吾有一《无相颂》,若能诵持,言下令汝积劫迷罪,一时消灭。颂曰:

迷人修福不修道 只言修福便是道 布施供养福无边 心中三恶元来造

拟将修福欲灭罪 后世得福罪还在 但向心中除罪缘 各自性中真忏悔

忽悟大乘真忏悔 除邪行正即无罪 学道常于自性观 即与诸佛同一类

吾祖唯传此顿法 普愿见性同一体 若欲当来觅法身 离诸法相心中洗

努力自见莫悠悠 后念忽绝一世休 若悟大乘得见性 虔恭合掌至心求

释义:善知识,从法身思量,即是化身佛。念念见自性清净,即是报身佛,自己觉悟自己修行,自性是功德,即是真归依。皮肉是色身,色身是住宅,不说归依。但能了悟自性中本具三身,即能认识自性佛。我有一首无相颂,如果能读诵实践,现在即使你们累劫因迷惑所造的罪业,当下消灭。颂说:

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布施供养福无边,心中三恶元来造。

拟将修福欲灭罪,后世得福罪还在。但向心中除罪缘,各自性中真忏悔。

忽悟大乘真忏悔,除邪行正即无罪。学道常于自性观,即与诸佛同一类。

吾祖唯传此顿法,普愿见性同一体。若欲当来觅法身,离诸法相心中洗。

努力自见莫悠悠,后念忽绝一世休。若悟大乘得见性,虔恭合掌至心求。

原文:师言:“善知识,总须诵取,依此修行,言下见性。虽去吾千里,如常在吾边。于此言下不悟,即对面千里。何勤远来。珍重好去。”一众闻法,靡不开悟,欢喜奉行。”

释义:大师说;“善知识,大家应读诵这首《无相颂》,依此颂修行,即能现在见性。虽然离我千里,也如常在我身边一样。若听了以后不能觉悟,即使在对面,也如同相隔千里。又何必辛苦远来求法。望大家各自珍重。” 大众闻六祖说法,无不开悟,欢喜信受实践。”

机缘品第七

原文:师自黄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无知者。时有儒士刘志略。礼遇甚厚。志略有姑为尼。名无尽藏。常诵《大涅槃经》。师暂听。即知妙义,遂为解说。尼乃执卷问字。师曰:“字即不识,义即请问。”尼曰:“字尚不识。焉能会义。”师曰:“诸佛妙理。非关文字。”尼惊异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请供养。”有魏武侯玄孙曹叔良及居民,竞来瞻礼。

释义:大师自黄梅得到五祖所授衣法后,回到韶州曹侯村,无人知道这回事。村中有位儒学之士叫刘志略,对大师礼遇尊敬。刘志略有位姑母是比丘尼,法名无尽藏。常诵念《大涅槃经》,六祖一听,即知经中妙义,便为解说。无尽藏便拿经向六祖问字。六祖说:“字我不认识,经义可以提问。”尼问:“字不认识,如何理解经文?”六祖答:“诸佛精妙道理,不关文字。” 尼非常惊讶,到处转告邻居里大德说:“这是位有道之人,应请来供养。”于是有魏武帝曹操远孙曹叔良以及当地居民,都争相前来礼拜六祖。

原文:时宝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废。遂于故基重建梵宇。延师居之,俄成宝坊。师住九月余日,又为恶党寻逐。师乃遁于前山,被其纵火焚草木。师隐身挨入石中得免。石今有师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纹,因名‘避难石’。师忆五祖“怀会止藏”之嘱。遂行隐于二邑焉。

释义:那时宝林古寺,从隋朝末年战火兵灾已成废墟。于是大家在原来基础上重建佛寺。礼请六祖住持,不久成为一座名剎。六祖在此住九个多月,又被恶党追寻。大师隐避在寺前山中,恶人放火焚烧前山草木。六祖隐身于大石头缝隙中才免被害。那块石头现在还留有六祖结跏趺坐膝盖以及所穿衣服的布纹痕迹,后人称为‘避难石’。大师想起了五祖曾说的‘逢怀则止,遇会则藏’的话。于是在怀集、四会二县境内隐居下来。

原文: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参祖师,问曰:“即心即佛,愿垂指谕。”师曰:“前念不生即心。后念不灭即佛;成一切相即心,离一切相即佛。吾若具说,穷劫不尽。听吾偈曰:

即心名慧。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净。

悟此法门。由汝习性。用本无生。双修是正。

法海言下大悟。以偈赞;“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我知定慧因。双修离诸物。”

释义:僧法海,唐朝韶州曲江县人。初次参礼六祖,问道:“即心即佛是什么意思?求大师解说。” 六祖说:“前念不生即是(真)心;后念不灭即是佛;执着一切事物即是(妄)心,能看破、放下一切的即是佛。我若细说,无法说完。听我说偈:

无念之心名为慧,离相即佛既是定。 定慧须均等修持,心意自然常清净。

能悟此顿教法门,由你习性所自得。 定体慧用本无生,定慧双修才是正。

法海豁然大悟,便以偈赞叹说:

无念的心原来是佛, 不能觉悟而自我委屈;我已明白定慧因, 当定慧双修离一切相。

原文:僧法达。洪州人。七岁出家,常诵《法华经》。来礼祖师,头不至地。祖问曰:”礼不投地。何如不礼。汝心中必有一物?蕴习何事耶?”曰:“念《法华经》已及三千部。”祖曰:“汝若念至万部,得其经意,不以为胜,则与吾偕行。汝今负此事业,都不知过!听吾偈曰:

礼本折慢幢,头奚不至地。

有我罪即生,忘功福无比。

师又曰:“汝名什么?”曰:“法达。”师曰:“汝名法达,何曾达法?复说偈曰:

汝今名法达,勤诵未休歇。

空诵但循声,明心号菩萨。

汝今有缘故,吾今为汝说,

但信佛无言,莲花从口发。

释义:僧法达,洪州人,七岁出家,常诵《妙法莲华经》。一天来礼六祖,头却不着地。六祖诃斥道:“行礼头不着地,不如不礼?你心中必定有事,你学什么?” 法达说:“我诵《法华经》已经三千遍。”六祖说:“你若念一万遍,能理解经中道理,也不算稀奇,则和我一样。你这样自负,还不以为是错,听我说偈:“行礼是为消除傲慢之心,行礼头不挨地,心中有我罪即生,无心才会功德、福德无边。” 六祖又问:‘你叫什么?’ 法达答:‘我叫法达。’ 六祖说:‘你叫法达,你可曾通达佛法?’又说一偈::“现在你的名字叫法达,殷勤诵念经典不曾停息,这只随着声音空在口头诵念,必须经义明心才能号称菩萨。今日和你有这段因缘,所以现在我为你说示法义,只要信佛本无言说法,妙法莲花自然从口发。”

原文:达闻偈。悔谢曰:“而今而后。当谦恭一切。弟子诵《法华经》未解经义,心常有疑。和尚智慧广大,愿略说经中义理。”师曰:“法达,法即甚达。汝心不达,经本无疑,汝心自疑。汝念此经,以何为宗。”达曰:“学人根性暗钝,从来但依经文诵念,岂知宗趣?”师曰:“吾不识文字,汝试取经诵一遍,吾当为汝解说。”

释义:法达听偈后,向六祖悔谢说:“从今以后,我定对一切谦虚恭敬,弟子虽然诵《法华经》,却不解经中义理,心中常有疑惑。大师智慧广大,请为我解说经中义理。”六祖说:“法达!佛法很通达,你心不能通达,经义本无疑问,是你自心起疑惑。你诵此经,可知它以什么为宗?” 法达说:“弟子根性愚钝,只知依经文诵念,不知以什么为宗。”六祖说:“我不认得字,你拿经试诵一遍,我当为你解说。”

原文:法达即高声念经,至《譬喻品》。师曰:“止,此经元来以因缘出世为宗。纵说多种譬喻,亦无越于此。何者因缘?经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一大事者,佛之知见也。世人外迷著相,内迷著空。若能于相离相,于空离空。即是内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知见。”

释义:法达即高声诵念经文,念到《譬喻品》时,六祖说:“停!此经原来是以因缘出世为宗,即使说再多比喻,也不会超越这个宗旨。什么因缘呢?经说:‘诸佛世尊,只为一大事因缘,所以出现于世间。’一大事者,即是佛之知见。世间人外迷惑即会执着,心迷即会求空。若能遇事而不执着,也不执着求空,这既是内外不迷。若理解此法,一念之间心地开朗,这即是开佛知见。”

原文:佛犹觉也,分为四门。开觉知见,示觉知见,悟觉知见,入觉知见。若闻开示,便能悟入,即觉知见。本来真性,而得出现。汝慎勿错解经意,见他道:‘开示悟入’。自是佛之知见,我辈无分。若作此解。乃是谤经毁佛也。彼既是佛,已具知见,何用更开?汝今当信佛知见者,只汝自心,更无别佛。盖为一切众生,自蔽光明,贪爱尘境,外缘内扰,甘受驱驰,便劳他世尊从三昧起,种种苦口,劝令寝息,莫向外求,与佛无二。故云开佛知见。

释义:佛是觉悟的意思,分为四门。为众生开启‘觉的知见’。为众生指示‘觉的知见’。悟入‘觉的知见’。令众生实践‘觉的知见’。若听闻开示,便能悟入,即是‘觉的知见’,让本有真性得以显现。你应谨慎不要错解经义!不要见经上说‘开、示、悟、入’,误以为那是佛的知见,与我们没有关系。若作这样理解,即是谤佛经、毁佛也。他即然是佛,已经具佛知见,何必还再去‘开佛知见’你现在应当信佛知见者,即既是你自己的心,心外没有其它佛。因为一切众生,自己障蔽了自己光明心性,贪爱名、利。在外受事物影响,在内受妄想干扰,甘愿堕落,所以才劳佛陀从正定而出,苦口婆心,劝众生内心清净,不要向外妄求,这样和诸佛没有区别,故说开佛知见。

原文:吾亦劝一切人,于自心中,常开佛之知见。世人心邪,愚迷造罪。口善心恶,贪嗔嫉妒,谄佞我慢,侵人害物,自开众生知见。若能正心,常生智慧,观照自心,止恶行善,是自开佛之知见。

汝须念念开佛知见,勿开众生知见。开佛知见,即是出世;开众生知见,即是世间。汝若但劳劳执念,以为功课者,何异嫠牛爱尾?

达曰:若然者,但得解义,不劳诵经耶?

师曰:经有何过,岂障汝念?只为迷悟在人,损益由己。口诵心行,即是转经;口诵心不行,即是被经转。听吾偈曰:

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

诵经久不明,与义作仇家。

无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

有无俱不计,长御白牛车。

释义:我也常劝一切人,要在自己心中开启佛的知见。但是,世间的人心地不正,愚昧迷惑,造种种罪,口说善言,心怀恶念,贪爱瞋恚,嫉贤妒能,谄媚佞言,自恃慢人,侵犯别人,损害他物,这就是自己开启了众生的知见。如果能端正心念,时常生起智能,观照自己的心性,不造恶而行善,这就是自己开启佛的知见了。你必 须念念在开启佛的知见上,千万不要自己开启众生的知见!能开启佛的知见,就是佛出世间;开启众生的知见,就是还在众生世间。你如果只是辛辛苦苦的执着念诵《法华经》文,以为这就是功课,这和犁牛爱惜牠自己的尾巴又有甚么不同呢?”

法达听后说:“照这样说,只要能理解经义就好,那就可以不必诵经了么?”

六祖说:“佛经的本身有甚么过失呢?难道障碍了你的诵念吗?须知执迷和觉悟在于个人,受损或得益都由于自己。口诵经文而心能行其义,就是能够转经;口诵经文而心不行其义,就是被经文所转了。听我说偈:

‘心若执迷被法华转,心若领悟能转法华。

诵经虽久不明经义,与理相悖成为仇家。

无所执念所念是正,有所执念所念成邪。

不论有无都不执着,永远驾御大白牛车。’”

原文:达闻偈,不觉悲泣,言下大悟而告师曰:“法达从昔已来,实未曾转《法华》。乃被《法华》转。”再启曰:“经云:‘诸大声闻乃至菩萨,皆尽思共度量,不能测佛智,今令凡夫但悟自心,便名佛之知见。自非上根,未免疑谤。又经说三车。羊鹿之车与白牛之车,如何区别?愿和尚再垂开示。”

释义:法达听偈后,不禁悲泣,马上大悟并告六祖说:“法达从过去以来,确实未曾转《法华》,而是被《法华》所转。” 法达再启问:经上说:“一切声闻和菩萨,即使竭尽思虑共同测度,也不能测知佛的智慧。”现在令凡夫但能觉悟自心,便是佛的知见。若不是上等根性人,难免生起疑惑、诽谤。经中还说三车。羊车、鹿车、与白牛车,要如何来区别?愿和尚再开示。”

原文:师曰:“经意分明,汝自迷背。诸三乘人,不能测佛智者,患在度量也。饶伊尽思共推,转加悬远。佛本为凡夫说,不为佛说,此理若不肯信者,从他退席。”

释义:六祖说:“经意很明白,是你迷惑违背。一切三种人,所以不能测知佛智,问题出在思量也。任凭他们费尽心思共同推测,反而离佛性更加遥远。佛本来为凡夫而说,不是为佛而说,若不肯相信这个道理者,那就听任他退出会席。”

原文:殊不知坐却白牛车,更于门外觅三车。况经文明向汝道:‘唯一佛乘,无有余乘。若二若三乃至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词,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汝何不省?三车是假,为昔时故,一乘是实,为今时故。

释义:只是他不知自己原坐白牛车上,却还要向门外寻求羊、鹿、牛三车。何况经文明确向你说:‘只有一佛乘,没有其他乘。或说二乘、三乘,乃至说无数方便、以及种种比喻,是佛法只为一佛乘故。’你如何不明白?羊、鹿、牛三车是比喻,是当时众生迷惑原因,而只有一乘是真,是现在众生根基成熟原因。

原文:只教汝去假归实。归实之后,实亦无名。应知所有珍财,尽属于汝,由汝受用,更不作父想,亦不作子想,亦无用想,是名持《法华经》。从劫至劫,手不释卷。从昼至夜,无不念时也。达蒙启发,踊跃欢喜,以偈赞曰:

释义:你不要把比喻当真实。归入真实后,真实也是虚妄。要知所有珍贵财物都属于你,由你受用,不要想这是父亲的,也不想那是儿子的,也不要作受用财宝想,这才叫作真正的实践《法华经》。能够如此,从劫至劫,手中没有放下经卷,从白天到黑夜,无时不是在实践《法华经》。法达蒙受大师启发,欢喜踊跃,用偈来赞叹说:

妙法莲华经已念诵了三千遍,在曹溪六祖一句下全数消亡。

不明了诸佛出世的因缘宗旨,怎么能息灭累劫以来的妄心?

羊鹿牛三车是权巧施设,初中后三善是依次发扬。

谁能知道火宅内的众生,原来一悟之后是法中王。

原文:师曰:“汝今后方可名念经僧也。”达从此领玄旨,亦不辍诵经。

释义:大师说:“你今后方可被称为诵经人也。”法达从此领悟到深奥玄妙佛理,也没有停止他诵经。

原文:僧智通,寿州安丰人。初看《楞伽经》约千余遍,而不会三身四智。礼师求解其义。师曰:“三身者,清净法身,汝之性也;圆满报身,汝之智也;千百亿化身,汝之行也。若离本性,别说三身,即名有身无智。若悟三身无有自性,即名四智菩提。”听吾偈曰:

释义:僧智通,寿州安丰人。初读《楞伽经》达千余遍,却不能领会三身和四智意思。于是参礼六祖,求解义理。六祖说:“三身者:清净法身,是你的本性;圆满报身,是你的智慧;千百亿化身,是你行为。若离开本性,另求三身,即是有身而无智慧。若悟三身本无自性,这就叫作四智菩提。听我说偈:自性本来具有三身,由三身发明成四智。不必摒绝见闻外缘,就能超然直登佛地。我现在为你说的法,你要深信永无迷惑。莫学他人向外驰求,整天口中徒说菩提。’”

原文:通再启曰。四智之义。可得闻乎。师曰。既会三身。便明四智。何更问耶。若离三身。别谈四智。此名有智无身。即此有智。还成无智。复说偈曰。

释义:智通又再启请说:“是否能请求大师为我讲说四智的意义?”

六祖说:“既然领会自性三身的意义,自然也就能明白四智的意义,为甚么还要问这个问题呢?如果离开了自性三身,而另外去谈说四智,这就叫作有智无身;即使有智,也等于无智。”

六祖又再说偈:“大圆镜智是本性清净体,平等性智的心体无所滞碍,妙观察智不假功成,不涉计度,不起分别,成所作智如同大圆镜。虽然五八两识果上转,六七两识因中转,但只转其名而非转其实性体。如果在悟道转识时,不留余情,尽管外缘繁杂多起,而心却处于定中。”

原文:智通顿悟性智。遂呈偈曰。

三身元我体,四智本心明。

身智融无碍,应物任随形。

起修皆妄动,守住匪真精。

妙旨因师晓,终亡染污名。

释义:智通闻偈后立即领悟了本性四智,于是呈偈说道:

三身原来是我的体性,四智原本是明彻的心。

三身四智圆融无障碍,应物随缘任意而现形。

起心修持都是妄念动,守住也不是最好办法。

身智妙旨因师得晓悟,从此尽无染污诸假名。

原文:僧智常,信州贵溪人,髫年出家,志求见性。一日参礼。师问曰:“汝从何来,欲求何事?”曰:“学人近往洪州白峰山,礼大通和尚,蒙示见性成佛之义,未决狐疑。远来投礼,伏望和尚指示。”

释义:智常比丘,信州贵溪人。童年时出家,志在求得明心见性。有一天,来参礼六祖,六祖问他:“你从那里来?想要求得甚么吗?”

智常答说:“学僧最近到洪州白峰山参礼大通和尚,承蒙他开示见性成佛的奥义,只是心中还有一些疑惑不能解决,因此从遥远的地方前来参礼,祈求和尚慈悲为我开示。”

原文:师曰:“彼有何言句,汝试举看。”曰:“智常到彼,凡经三月,未蒙示诲。为法切故,一夕独入丈室。请问:‘如何是某甲本心本性’。大通乃曰:‘汝见虚空否?’对曰:‘见。’彼曰:‘汝见虚空有相貌否。’对曰:‘虚空无形,有何相貌?’”

释义:六祖问:“他说了什么?你举例说明。” 智常答:“我到那里,住了三个月,没有得到他开示,我求法心切,一天晚上,我独进入方丈室。请他开示‘什么是我的本心本性?’他说:‘你见过虚空吗?’我答:‘见过。’他又问:‘你所见虚空有无相貌?’我会答:‘虚空没有形相,哪有相貌’”

原文:彼曰:“汝之本性,犹如虚空,了无一物可见,是名正见;无一物可知;是名真知。无有青黄长短,但见本源清净,觉体圆明,即名见性成佛,亦名如来知见。”学人虽闻此说,犹未决了。乞和尚开示。师曰:“彼师所说,犹存见知,故令汝未了。”吾今示汝一偈:

释义:他说:“你的本性如同虚空,没有一物可见,即叫正见;没有一物可知,既叫真知。没有青、黄、长、短的区别,但见本性清净无染,心性圆明,既是见性成佛,也叫如来知见。”我虽然听了这个说法,但还是不能理解,恳求大师开示。六祖说:“你师所说,还有知见存在,所以不能让你明白。”我现在给你一偈:

不见一法犹心存无见,就好像浮云遮蔽日光。不知一法犹执守空知,依然像太虚中闪电。这个知见是瞬起暂现,然而却如此错认知见,那里曾了解随缘方便?你应当要能一念知非,好让自性灵光经常显现。’”

智常听了这首偈语以后,心里豁然开朗。于是也说了一偈:

:“无来由的生起知见,执着外相觅求正觉,只要存有悟的念头,那能出离昔时迷惑?自性中觉悟的源体,仍随知见徒然迁流。若非进入祖师丈室,依旧茫然执着两端。”

原文:智常一日问师曰:“佛说三乘法,又言最上乘,弟子未解,愿为教授。”师曰:“汝观自本心,莫著外法相,法无四乘,人心自有等差。”

释义:智常一天问六祖:“佛说三乘教法,又说最上乘,弟子不解,愿求大师开示。” 六祖说:“你观照自己本心,不要执着心外事物。佛法没有四乘之分,只是人心有区别”

原文:见闻转诵是小乘;悟法解义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万法尽通,万法俱备,一切不染,离诸法相,一无所得,名最上乘。乘是行义,不在口争。汝须自修,莫问吾也。一切时中,自性自如。常礼谢执侍,终师之世。

释义:在这里学佛修行人比喻分为四个阶段;眼见佛经、耳听佛经、转动经筒、诵读佛经是学佛的初级入门阶段;理解了佛经意思是学佛的中级阶段,按照经文意思去努力实践是学佛的高级阶段。万法通达,万法具备,一切不染,远离一切,没有任何执着,既是学佛最高阶段。乘是实践的意思,而不在在口头上争论。你须自己依法修行,不必问我。不论什么时候,你的自性都来去自如。智常礼谢、侍奉六祖,直到六祖园寂。

原文:僧志道,广州南海人也。请益曰:“学人自出家,览《涅槃经》十载有余,未明大意,愿和尚垂诲。”师曰:“汝何处未明?”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于此疑惑。”师曰:“汝作么生疑?”

释义:僧志道,广州南海县人。他参请六祖:“我自出家来,阅读《涅槃经》有十多年,不解经中意思,请大师教诲!”六祖问:“你什么地方不明白?”志道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六祖说:“你疑惑什么?”

原文:曰:“一切众生皆有二身,谓色身、法身也。色身无常,有生有灭;法身有常;无知无觉。经云:‘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者,不审何身寂灭?何身受乐?若色身者,色身灭时,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言乐。若法身寂灭,即同草木瓦石,谁当受乐?

释义:志道说:一切众生都有二身,是色身和法身。色身是无常的,有生有灭;法身是恒常,没有知觉。经中说‘生灭灭已,寂灭为乐’,不知哪个身入寂灭?那个身在受乐?如果说是色身,当色身坏灭时,地、水、火、风四大分散,完全是苦,是苦不会是乐;若是法身入寂灭,法身如同草木瓦石没有知觉,是誰受乐?

原文:又法性是生灭之体,五蕴是生灭之用。一体五用,生灭是常。生则从体起用,灭则摄用归体。若听更生,即有情之类,不断不灭;若不听更生。则永归寂灭,同于无情之物。如是,则一切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乐之有?”

释义:还有法性是生灭法肉体,五蕴是生灭法之表现。每人均有种感官,生灭是正常。生即是从身体而起的感觉,灭即是摄用而还归于性体。如果听任他们再生,即有感情的众生,不断轮回循环。若不听任他们再生,则一切都灭亡。和无情之物相同。这样,则一切事物即会被涅槃禁止;即不能生,还有什么乐?”

原文:师曰:“汝是释子,何习外道断常邪见,而议最上乘法。据汝所说。即色身外别有法身,离生灭求于寂灭,又推涅槃常乐,言有身受用。斯乃执吝生死,耽著世乐。汝今当知,佛为一切迷人,认五蕴和合为自体相,分别一切法为外尘相。好生恶死,念念迁流,不知梦幻虚假,枉受轮回,以常乐涅槃,翻为苦相,终日驰求。

释义:六祖说:你是佛子,为什么学外道的断常邪见?而妄加评议最上乘佛法?据你所说,即是色身外另有法身,离了色身生灭可另求法身的寂灭。又推论说涅槃是常乐,说还要有个身来受用。这是在执着、吝啬生死,贪爱世间快乐。你今当知,佛认为一切迷惑之人,把五蕴假和的身体妄认为是自我,反视佛法为另外一种事物,贪生怕死,妄念不断,不知人生如梦和虚假,枉受生死轮回,把常乐涅槃当成痛苦。终日驰求功名、利禄。

原文:佛愍此故,乃示涅槃真乐。刹那无有生相,刹那无有灭相,更无生灭可灭,是则寂灭现前。当现前时,亦无现前之量,乃谓常乐。此乐无有受者,亦无不受者,岂有一体五用之名?何况更言涅槃禁伏诸法,令永不生。斯乃谤佛毁法!听吾偈曰:

释义:佛怜悯这种情况,才开示涅槃真乐。瞬间没有生相,剎那也没有灭相,更没有生灭可灭之相,这才是寂灭现前。当现前之时,也无现前的差别,这即是常乐。这乐没有受者,也无不受者,那会有一体五用之名?更何况你说涅槃制约了一切法,让它们永无生呢。你这是在谤佛、谤法。

原文:听我偈语:

无上大涅槃。圆明常寂照。凡愚谓之死。外道执为断。

诸求二乘人。自以为无作。尽属情所计。六十二见本。

妄立虚假名。何为真实义。惟有过量人。通达无取舍。

以知五蕴法。及以蕴中我。外现众色像。一一音声相。

平等如梦幻。不起凡圣见。不作涅槃解。二边三际断。

常应诸根用。而不起用想。分别一切法。不起分别想。

劫火烧海底。风鼓山相击。真常寂灭乐。涅槃相如是。

吾今强言说。令汝舍邪见。汝勿随言解。许汝知少分。

释义:听我说一首偈语:‘至高无上大般涅槃,圆融明净常寂灵照,凡夫愚人说是死亡,外道之人执为断灭。二乘行者视为无作,全都属于情识执着,是六十二见的根本。只是妄立虚假名目,何曾具有真实之义?唯有超越常人的人,通达一切不取不舍。因知五蕴色法心法,以及五蕴中的假我,只是外现种种色像,各种不同的音声 相,一切平等皆如梦幻,不必生起凡圣见解,也不必作涅槃理解,二边三时一起坐断。常应六根生起大用,却没有诸用的念头。分别思量一切诸法,却没有分别的妄见。纵使劫火烧乾海底,灾风鼓动诸山相击,这真常寂灭的法乐,就是大般涅槃实相。我今在此勉强形容,使你舍弃不正见解。你若不去随言生解,定能领悟少分佛 法。’”


本文链接:六祖坛经全文及译文

上一篇:六祖坛经讲的是什么

下一篇:六祖坛经全文注音